执行“战役”录�蛘饪缡兰偷木瞎�让人泪目

执行“加速度”下的温暖故事

“没想到时隔近二十五年,在疫情防控期间还能领到这笔执行款,真的十分感谢法官啊!”
3月6日,一起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双方当事人的儿子来到象山区法院,上演了…

执行“加速度”下的温暖故事

“没想到时隔近二十五年,在疫情防控期间还能领到这笔执行款,真的十分感谢法官啊!”

3月6日,一起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双方当事人的儿子来到象山区法院,上演了一场跨世纪的和解,让在场的执行法官也为之动容。

时隔25年,牵扯着两代人的恩怨,涉案当事人都已离世

被执行人的儿子雷某某将涉案尾款交付到受害人儿子申某某的手中,

随后起身向其深深鞠了一躬,

申某某深藏了“25年的心结”终于解开:“我可以给九泉之下的父亲一个交代了”。

这是一笔特殊的执行款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给两个幸福的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

1994年2月24日,阴转小雨,雷某像往常一样驾驶着他的残疾三轮车准备去拉货,车辆匀速行驶到快车道时,与突然横穿马路的申某相撞,导致申某倒地头部受伤,雷某马上将申某送往医院,73岁的申某因重型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经公安局交警支队认定被告雷某负主要责任,受害者申某负次要责任,案件经象山区法院审理判决生效后,雷某因无力偿还赔付款,案件进入执行阶段。

一场持续二十五年的执行接力长跑,

薪火相传

25年间,

案件流转过4个承办法官之手,

第一个承办的法官已经退休,

但历任“接棒”的执行法官对此案的执行工作始终不离不弃,不定期通过线上网络查控和线下传统调查的方式关注着被执行人雷某的动向及财产状况,遗憾的是经该院查证发现,被执行人雷某因身有残疾,经济条件窘迫,没有固定收入,案件陷入僵局。之后,雷某达到退休年龄,享有养老金,但考虑到雷某生活困难,另患有多重基础病,执行法官在与申请人申某某沟通后,依法每月按时划扣雷某某的部分养老金作为赔付款。本以为已经遇见曙光,不料,屋漏偏逢连夜雨,雷某某因病瘫痪在床长期生活无法自理,丧失了履行能力,在此期间雷某虽通过继承获得父辈遗留一套70平米拆迁安置房,但该房为其一家人安身立命之所,继续强制执行被执行人的生存权会受到严重威胁,该院执行法官将此情形向受害人儿子申某某解释清楚后,获得了申某某的理解并依法裁定终本执行,案件再度被推向未知。

2020年1月,受害人儿子申某某了解到雷某因病去世,申请恢复执行处置雷某遗留房产。法院审查后认为被执行人雷某死亡,发生法定继承法律事实, 应追加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为本案被执行人,在被执行人的遗产范围内承担本案债务。便依法恢复执行,将向已故的被执行人儿子雷某某发出追加裁定和执行通知书。

父债子偿?还是法定义务?

执行法官周浩了解到

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雷某某育有一子,但不幸的是,他的孩子也身患残疾,需要源源不断的花钱治疗,生活困苦不堪。

一边是申请人迟迟兑现不到胜诉的权益,

一边是被执行人凄苦的人生遭遇,认为不应该父债子偿,

为了妥善化解纠纷,执行法官周浩通过电话,从事实和法律的角度对雷某某进行反复的思想教育,随之,组织双方进行在线调解,最后,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为表达诚意,雷某向法院申请要跟申请人当面履行义务。

雷某某声泪俱下

“当时我还没成年,父亲因为没钱赔付,被拘留了几次,每次知道父亲拘留被放后,我都会骑着自行车去接他,他这一辈子没享过福,刚刚把父亲送走,我想,再难,也要把父亲欠下的债还清,让他走得安稳,对不住,让你们等了这么久”。

申请人申某某不停擦拭着眼中的泪水,想到自己去世的父亲,心中也感到一丝安慰

“今年上坟不用再和父亲说对不起了,我会把结案书烧给他”。

网友留言:看哭了,感谢执行法官这些年不放弃的坚持和持之以恒的努力。

至此,

发生在25年前的雷某、申某损害赔偿纠纷案得以执行完毕。

于这场旷日持久的“执行战”,

我们看到了执行温度,

正如那句话所说,

正义也许会迟到,

但永远不会缺席。

来源:象山法院

作者:唐柳丽 周浩